【不建议关注】
知其不可为而为之
我叫短短,学音乐的工科生
梦想是给自己喜欢的大家大力打call
坐标唯满侠

真三/姜钟-征龙诗歌(1)

大概西幻向,但是文风却不是西幻……的混乱产物。

慢热,就想写他俩好好谈恋爱^q^

好像有虫……球捉虫!

短小精悍!重点在短小(且更新慢

一起来聊天吧!球同好嘤嘤嘤
  

>>>go!

 

风的精灵奔过山崖,弯下腰牵动裙摆,裙裾堪堪划过利刃般的石体。轻柔的风受不起这般粗鲁的对待,当下便被划出了伤口,却随即恢复原样。只余下被划落的布匹——一阵猎猎的风——如恶鬼在山间冲撞哀嚎。

它似乎很喜欢这种感觉,便自由自在地在这片名为“晋”的国土上撒野。风的速度是极快的,不消片刻,它已经从晋的最边缘横冲直撞到了最中央。兀地,眼前景象由崖谷转变为成万仞的光秃山脉。而山就像是一具具守卫晋至死的远古巨人的骨架,面目或痛苦狰狞或悲恸莫言。嶙峋的骨刺横七竖八地刺穿它们的身体,或化为角,或化为尾,或化为翼,虽骨俱陨黑,凄厉的嘶吼却不绝于耳。自它们脖颈间脉脉涌动着青色的血,千丝万缕,洋洋洒洒汇聚在一起,如连绵不绝的赤诚。

这青色是如此震慑,料想无云敢来犯。由此,晋这天空徒添几分寡淡。

风本也深知这里不能贸然闯入。据晋外的旅人和吟游诗人或夸夸其谈或低浅吟唱,晋中黑龙都是凶险奸诈至极的生物。特别是与晋毗邻的魏,当风经过那里时,万物都在向他发出警告——

“晋可是个坏地方!那儿的龙想要统治整个大陆!残暴!残暴!贪婪!贪婪!”

可他还是忍不住。晋对风的吸引力太大了,就像温润的吴对于林鹿那般。可天知道,有多少风精灵消散在了黑龙的哈欠里——几乎没有风精灵可以活着离开晋。

只是几乎而已。风安慰自己,但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还是快点回到蜀的森林去吧,离开这么久,也是很想念故乡了。

于是,它瞄准了最后一个山峰,准备享受最后一次起风的欢愉。 

两颗蓝澄澄的宝石珠却在一片片黝黑的覆甲下显露出来。风明显地身形一散——它可以清楚的看见那颗珠子里自己絮乱的风流和龙困倦的眼泪。龙厚重的吐息潮涌,就像有一股力量肢解着风,继而将之抛入远处骨山的血盆大口。
 龙牙呲露。“

风精灵,又是风精灵,”黑龙的声音威严而富困意,“本英才刚刚躺下,就被你们这些龙石不分的风精灵吵醒了!”话语间伴有滚滚咆哮在他喉间鼓动。他艰难地撑起自己的身体,从身下缓慢地抽出一只爪子,猛地拍在山石上,借着这股力飞上了“其远而无所至极邪”的天空。山体忽显得空洞。

龙在天空梭巡,睥睨这似无一物的半空。其翼稳健地扇动,像天空裂出的一只眼。

“愚钝!本英才今天很困,也无心情来杀生。只要你们登时离开这里不打扰我睡觉……”他顿了顿,声音因故作低沉而如雷贯耳,“我便放你们一条生路。”

霎时,山间静止了,尘埃俱不敢动。片刻后,只听得龙一阵沉重的吐息,顷刻狂风四起,自下而上地,由内向外地——风逃窜着。数以千万计的风流针线般互相穿插,编织出一面紧密的哀号声的网,乱石肆意翻飞。可也只有那一瞬间如此——

风远去后,一阵碎石拂过,晋原本就高远清冷的天变得更加不可及。 

评论
热度(9)

© 错戟鸣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