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建议关注】
知其不可为而为之
我叫短短,学音乐的工科生
梦想是给自己喜欢的大家大力打call
坐标唯满侠

叶蓝-遇

c市的交通真是不可小视。许博远再次醒来的时候,车流和他印象中的样子并无两样。还好他占了一个靠窗的位子。虽然车窗外并无好景可看,但是下雨天的味道总比车厢内的闷热和异味好得多。他向车外狠狠地望去,想寻一个落眼处来打发时间,可可看见的只有接踵而来的车。

看啊,又有一群倒霉鬼被堵在这里了。许博远叹气道。

“嘿,你看起来很累啊。”有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响起。这声音来得突兀,但他并没有被吓到。或许是心烦意乱而不想理会,又或许是这个声音听起来似乎并无恶意,像是刚从海水中晒出来的盐。

“当然累了,好不容易休假日出来玩却堵成这个样子,任谁都会觉得累啊。”

“呵,的确如此,也是辛苦了。”

“辛苦什么的,也是彼此彼此啦。”

许博远忍不住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他慢慢地对这漫长等候中的对话产生了兴趣。声音的主人是隔壁公交车的乘客,年轻男性,黑发白脸,胳膊撑在窗沿,除此之外一切都隐藏在雨帘后面——除了不会被水溶化的,盐颗粒一般的声音。

“我倒是没有你们上班族这么累,至少不用朝九晚五,甚至大部分时间不用出家门。”但听起来却懒洋洋地,不知道是今天例外地累,还是习惯如此。

“听起来是不错,”许博远换了个坐姿,“肯定不轻松吧。”

“那可不是,现在有什么事做起来是轻松的?烟瘾犯了都还要找半天打火机呢。”

“你这人真逗,”他没忍住,轻笑了一声,“但那东西还是少碰为好。”

“咳,好不容易的休假日,你要去哪里呢?”

“市中心的购物广场。”

“嚯,”对方有点吃惊,“该说你胆子大呢,这个点儿全国人民都在往那地儿跑,你也去挤?”

许博远不禁汗颜:“大哥,我也算全国人民呀。”

这时候,车群有了片刻松动。对方的车列比许博远的更早向前挪去,可那辆公交车上有这么多的人,这么多的窗,这么多靠窗坐的人,这么多靠窗坐的人都在躲避蹦哒进车窗的雨水,向车厢内部靠去。只有一个人,不是这样。

雨缓慢下坠,因为有人不想让它太快下坠,或是让雨再密一些,不要让自己发觉——

发觉到对面车上的那个人正在目不转睛地盯着他。雨水堪堪划过他的发梢和鼻尖,破裂在窗沿,击打在他的衬衫上,晕开一朵水渍。许博远突然有一种感觉,就算是这雨把他锢在此地,而车流继续向前,那目光还是不会离开。

是否有种熟悉感呢?

“我们在哪里见过吗?”迫于两车渐远的距离,他只得不顾外面的雨势,将身体伸出车窗,向前面的那辆车喊话到。

“大概吧,”对方回喊到,语气染上欣喜,“但肯定不是在这个地方。

“再见啦,或许明天,或许后天。”

前方十字路口右行的绿灯亮了。

许博远还没来得及回话,车辆耸动,随之绝尘。

评论
热度(10)

© 错戟鸣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