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建议关注】
知其不可为而为之
我叫短短,学音乐的工科生
梦想是给自己喜欢的大家大力打call
坐标唯满侠

真三/姜钟-征龙诗歌(2)

天下四分,魏蜀吴晋。魏有皑皑白雪,贤者聚之;蜀有森林莽原,吟游诗人聚之;吴有富庶平原,魔法师聚之;又有旅人与精灵在此三国间居住或游荡。除此之外,便是晋——恶龙的领地。这是这片大陆上小孩子可以不看卷轴就随口说出的话语。

何况姜维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当他在溪边给一头受伤的黑熊上草药时,住在他家附近的风精灵挟草带叶地冲过来,非要给他讲自己今天在城里面听到的新鲜事——看这个阵势,他怕是遇见一个活物都要上前唠叨一番罢。

“这怎么可能呢,”他随手扯下两叶肉厚且宽大的植叶,给熊的伤口覆上,权当作纱布,“那史诗上可都唱着‘黑龙用白骨作帷帐,用鲜血供给浴汤’,他怎么可能如此善心,让风精灵各自回国?”

“可是……”

“好吧,就算作是史诗远不可考,那你我现今所听闻又是如何?”说着,他紧了紧缚在植叶上的藤蔓。

“这……”

风精灵唠叨了这么久,最终在姜维这里无言可对。它只得默默的看着姜维又给那头可怜的熊又绑上许多树枝来固定伤口:“姜先生为何不让它去城里治疗所就医,而要亲自给他包扎?”

“你看这里,”姜维抚摸熊的头,“你看它的耳后。”

风精灵照做,不由大惊:“姜先生为何要救它?“ 

姜维眉头一滞,手上的动作跟着慢了下来。随后他只低下头轻笑,刘海在额前曳曳:“只是大诗人当年做了太多这样的事,而我又……罢了,不谈。”

“难得偷得空闲,不如来放松一下吧,巧是我今天带了木琴出来。”他快速地脱掉羊皮小短靴,挽起裤管,便淌下了水。小溪溪流中有不少石头安然坐落,他淌到一块溪石前翻身坐上,拿起放在石上的那把精致的木琴,指尖轻挑,弦上因常年使用而磨出的绒毛禁不住地颤抖,惹得弦阵阵轻笑。

秋日阳光正和熙,木叶才开始染上枯黄,只若飞花般翻飞,并未败落。蜂蜜水样的光束洒透渐稀疏的叶片,流淌到空中飞舞的尘埃上,再滴滴答答地降落在姜维束起的发与挺拔的背上,浸染成一点点的金黄渍迹。他的背厚实而美丽——美丽并非女子专用,美好且强大即是美丽。曾有人赞他为鲸:“整片海洋与陆地,全都在你肩背安详沉睡。”他闻言,却摇摇头道:“我可没有这般伟大,能在死后仍为海洋贡献啊。”

他定是想起了大诗人吧,有人议论。

过去的事暂且不提。如今,最重要的是,现下的姜维是欣喜的。他仰起头,让阳光亲吻他的面颊与嘴唇。

他继而开口唱道:

“海鸟的儿子啊

环回你的怀抱

颀长的羽翼所期盼的

是遥远的远方“

就算江水倒流,木叶复碧,振翅的雨滴收起羽翼,已然远去的海鸟也不会再回来了。

“姜先生可是在……”

“不必说出口。”辽阔的歌声戛然而止。

姜维道:“既然你已知我心中所想,那么我明天出游后,又要拜托你帮我照顾花草了。“

“这么一提,出游已经是第十一次了呢。不知你这次又要去向哪里,祝你凯旋。“风轻轻地缠绕着姜维,潺湲流动,仿若有着实体一般。 

评论(4)
热度(8)

© 错戟鸣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