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建议关注】
知其不可为而为之
我叫短短,学音乐的工科生
梦想是给自己喜欢的大家大力打call
坐标唯满侠

真三/姜钟-征龙诗歌(4)

回过神时龙已经降落在自己的面前,浑身裹着暮日光。钟会垂下自己的脖颈,而姜维则抬起头,一人一龙就这样不知其意地对视着。两者之间的空气仿若胶着,时间止步不前。

“凡愚,你为何不惧?”空谷回声,波涛汹涌。

“我……你既不惧,为何我会惧怕?”姜维看着钟会的眼睛,他眼睛里面有一个小小的自己,剑眉斜插入鬓,一脸无畏。

“你可也是胆大如斗呵,怪不得方才也敢扰我睡觉。“龙目微睨。

”实属无心之举,还请见谅。“

“……你可是乐人?“

“疏才,不敢当乐人之名。我只是一个吟游诗人。“

听得此话,钟会感到好奇。他还没有见到过对自己毫无惧怕的异族——而且,通达乐理这点十分令人满意。

他把自己的头放得愈加的低,想要瞧清楚这芥子的模样。只奈何到自己相较于人类真是太过大只,不管怎样改变姿势都无法达到目的。

没办法。破罐子破摔,他就地蹲下,翅膀笨拙地缩起来。

但这个姿势太容易失去平衡。他开始剧烈地晃动,尾巴笨重地挥舞,想要挽回些什么。可惜,予以回应的,只有接二连三的爆裂声。石山轰隆隆地垮塌——有的是因为龙尾的抽打,其余则是因他的咆哮声。

地动山摇。

姜维也不知道自己是怎想的,石山的爆裂声和龙啸声阵阵来袭,自己竟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就在巨龙倒下的前一瞬,他才想到要逃离这里。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他清楚地看见龙朝着自己的方向倒下。上下颚遮天蔽日,牙齿犹如削成。血盆大口连通着地狱,死亡的腥臭味扑面而来。

他下意识地闭上眼睛,屏住呼吸。

对不起,大诗人,我……

风声惊慌地钻进耳内避难,毫无章法地逃窜。牵扯中,到他的思绪也开始迷糊了。

但预想之中的灾难迟迟不来。轰鸣声之后,周围异常安静。

姜维的眼皮震了一下,没有睁开。

“喂!凡愚!你还要呆呆地站在那里站多久!“

片刻迟疑后,他猛地睁开眼睛。虽然光的突然出现让他感到不适,但他还是清楚地看见,自风沙弥漫处,一个灰扑扑却高抬着头的少年走了出来。

“还有,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为了看清楚你,本英才的巢被毁掉了。”那少年蹙着眉头,一脸不开心。

“你说你要怎么赔?”


评论(2)
热度(8)

© 错戟鸣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