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建议关注】
知其不可为而为之
我叫短短,学音乐的工科生
梦想是给自己喜欢的大家大力打call
坐标唯满侠

真三/姜钟-情人箭

时值下午,天正光。被窗帘浸染得更加温柔的日光小心翼翼地迈过落地窗,旖旎下一路的渍印,娴静地坐在他的身旁。 
钟会穿了一件宽松的棕色毛衣,脖颈处露出半截纯白的衣领,搭在身上的薄毯正为沾染上了过多的日光而烦恼着,光脚交叉撘在一起。眼镜后的双目微敛,左手捧书,右手翻动书页,一幅慵懒模样。

他舒服地窝在沙发上看书,但翻页的频率过快,让人怀疑心不在焉。

“喵…!”安静的房间里突兀地想起一声猫叫。

“……嗯?丘比,别蹭的我脚。”他又快速地翻过了一页,书页上的日光顺势滴下。

“……喵。”

他感到那个温暖的球体离开了他的脚,叫声也渐渐地远去。钟会放下了书,正准备换个坐姿,却被措手不及地砸了个瓷实。

“喵!”

“啊呜……丘比你……!快走开!我的手好痛!”他气愤地把自己被压住的那只手抬起来,丘比就像做滑滑梯一样从他手臂上滑了下去,最后一段距离没有控制好平衡,只得踉踉跄跄地小跑了下去。

“喵呜……”丘比在沙发上委屈地转了两圈,轻轻地趴在了钟会身边。奈何沙发太软,丘比每踏下都会陷进去几分。这样看起来反而显得它委屈不足,笨拙有余。

钟会看着讨原谅的丘比,还是忍不住笑了。他挠着丘比的耳朵,打开了话匣子。

“你说姜伯约那个混蛋去哪儿了,约好的今天搬进来,结果就我一个在家里面……

“他们公司有什么好忙的?一天从早忙到晚,一个月出差好几次,不停往北方飞,都不能好好休息一下,何况今天是星期天……

钟会越想越烦恼,他把脚蹬在沙发沿上,双手抱过小腿,手紧扣在一起。

丘比的头突然抬起头来,跳下了沙发。

“怎么……”钟会也跟着一抬头。身边冷了一块,他觉得空落落的。

继而传来的,是门锁打开的声音。

他霎地站了起来,望向门口。

“士季,我来了。”人还没有进门,但是声音已经跌跌撞撞地闯了进来。后面还跟着一串拉杆箱的滑轮声。

“……嗯。”钟会没有说太多话。一方面是刚才已经说了太多,另一方面他不想让人听出来自己的笑腔。

“呼,对不起啊,今天稍微有点忙。”姜维刚进家门就被丘比缠住了。丘比喵喵地叫个不停,绕着姜维的裤脚转着圈圈,让姜维动弹不得。

“……你难道有一天是不忙的?”他深吸了一口气,收起了有些发酸的嘴角。

“真是对不起。但终于有一个清闲的下午,我就赶来了。”姜维好不容易换好了鞋,走到了钟会身边,展颜道。

“你本不来的吗?”钟会把头扭开。

在那一瞬间,钟会觉得自己好糊涂,糊涂地冲动,冲动地邀约。他认不出眼前这个人是否是因为喜欢他而应下——其实他从未往这方面想过。不想,不敢。

钟会喜欢姜维,他把他的每个动作都发大了看,每一粒灰尘的舞动都不敢略去。但他就算自己解读出了千百种感情,也不会亲自去问一声。

他的头高高抬起,正因如此,目光恰好错过姜维的心窝。

“不。”

钟会想扭身就走,但姜维一把抓住了钟会的手腕,他就这么被锢在原地。疼痛让他的眼神夹携着愠气。他希望姜维再说些什么,被识破也罢,被厌恶也罢,至少还能落个清楚明了。

“如果是别人邀我来住,我或许不会答应了。”姜维正色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钟会停了话头。

姜维他……他这个混蛋,他擅自地,径直地,赤裸裸地,看着我。他明明没有那份感情,却怎么敢!

日光慢慢熟了,熟到弥漫出气味。钟会猛地吸了一口,被呛得想要流泪。

自己五味杂陈。可姜维眼里却还是清澈透亮,仿佛只蕴有咸咸的盐。

钟会不想流泪,他闭上了眼睛,他感受到了鼻息的吹拂。

钟会不想流泪了,他睁开了眼睛,却发现姜维呆呆地丝毫无所动。

钟会想流泪,他不得不闭上眼睛,迎合上姜维的唇。

评论(5)
热度(16)

© 错戟鸣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