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建议关注】
知其不可为而为之
我叫短短,学音乐的工科生
梦想是给自己喜欢的大家大力打call
坐标唯满侠

黑塔/亲子分-异国的儿子

最开始的第一个段子,大概是两年前的生日写的,曾经有写成长篇的雄心壮志。好怀念啊,那个时候微博上认识了几个好朋友……一把辛酸泪,就算现在没有什么往来了,我还是很喜欢他们。

>>>

雪是零零散散地下,从天上翻落,静静地落在早已润湿的地上,等着被西班牙的土地再次脉脉融化。天是昏沉地欲睡,丝毫没有了热情国度的明媚。罗维诺深深浅浅地走在长满杂草的路上。

“畜生……我们意大利人可从来没有这么落魄过,”他低声咒骂道,眼神早已被梦魇般的天空吞吃,“但这次可是例外……混蛋!”他顺手裹了裹身上单薄的褴褛,可这让它们和他看起来更加的单薄无力。

眼望陌生的天空,脚踏陌生的土地,这,对于一个意大利人——与故土一起生活了十七年的意大利人——是最糟糕的事情了。“但,瓦尔加斯从不向困难低头。”他抬起头来。对斑驳得只剩浑浊的天空念道。

一粒微微融化的雪珠滴在他的鼻尖。是一个地道的南意大利人啊,他就像是要挫断自己的鼻梁一般让那滴雪滚出了自己的地盘,皱皱眉甩甩头,笔直地向前走去。

寒冷,饥饿和疲惫像洪水猛兽一般向罗维诺汹汹袭来。也不知到底是因为雪突然加倍地下坠还是别的原因,罗维诺的眼前变得一片灰蒙,他身后的分明脚印也慢慢地变成凹凸的拖痕,变成弯弯扭扭的蛇迹。也许只有他那混沌的大脑还在擅自凌乱地工作。

 最后一根弦还是断了,身体突然间接触到了柔软的亲吻和潮湿的暖意,罗维诺最后的一丝意识也随着雪纷扬而去。

“意志终究是敌不过时间的。”好像有人在他耳边喃喃。

评论

© 错戟鸣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