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建议关注】
知其不可为而为之
我叫短短,学音乐的工科生
梦想是给自己喜欢的大家大力打call
坐标唯满侠

真三/姜钟-征龙诗歌(6)

谢谢点喜欢的妹妹们!文力不佳让大家见笑了……是你们一直提醒我有这么一个坑!正好放高考假有时间了,上来撒一把土

>>>GO

姜维一时恍惚,重重落下脚步声。这一声响太大,似乎打扰到了安睡的人。钟会蜷在那里很不爽地耸动了两下,猛地一挥手臂,原本就很危险地搭在身上的被子“刷拉”一下就扑到了地上。远远地看过去,他的手臂一只捂在肚皮上,一只横到了较远的地方。借着毛团的光,他瞧见钟会的眉头皱得像小沟壑。

小毛团自然就有了可乘之机,乐呼呼地向他怀里钻去。光芒逆向流泻在他的脸上,随着钟会的呼吸起伏而趟着。也许是灵的善意让他感到舒心,他的眉峰舒展成海,双臂合起来,圈住了光源。

光芒变得微弱了,那不是因为光被挡住,而是灵的夙愿已经达成,它要满意地消失了。那个温暖的小家伙,从少年的额头,睫毛,鼻尖,再到下巴,一点点地枯竭了。

当再次浸没到这片漆黑中时,他静静地站着,若有所思。待到眼睛终于习惯黑暗了,他慢步向前,准备去拾起那床毯子,给钟会重新搭上。可迎接他的,不是安稳的睡脸,而是一双不甚清澈的眸子。

……一层白毛汗。

“别走。“

“……我没有走。”””姜维十分惊诧自己还能镇静得把薄毯搭在他身上。

钟会从毯子下伸出一只手,紧紧地抓住毯沿。“我刚刚梦见了阿壮。

“就算我一直盼着它快点长大,天天到好远好远的吴去给它拔胡萝卜和青菜吃,它总是那么小一只。

“但在梦里,它变得好大,快要有我这么大了。冷冷的夜里我躺在它的背上睡觉,毛绒绒的……特别暖和。”少年龙的声音开始断断续续。

“但是后来……我摔了下来,阿壮消失了,又变冷了,我醒了。”

冗长的沉默,没有呼吸声,没有心跳声。

“你和我想象中的龙不一样。

“对不起,不能安慰你什么。”帮他掖好毯子后,姜维折身出了山洞。

洞外月华如水,满天都是蹦跶的小兔子。这么一折腾姜维彻底没有睡意了。他从包裹中取出木琴,独自拨划着。乐声在黑夜中颤抖地飘远。

他闭上眼睛,倚着乐声和——

“用白骨作帷帐,用鲜血供给浴汤

“你的罪行被篆刻在石碑上

“用残暴昭示天下,用贪婪窥视远方

“你应得的惩罚在即刻就会降下””’”……

 

他听到身后的脚步声渐渐近了。

“你们的故事里,龙一直是这个样子的吗?”

“很抱歉,是的。”

……少年垂下头。

倏尔,钟会跑了起来,他张开双臂仰着脑袋,向着远方跑去。只一个跳跃,狂风四起,烟尘迷了姜维的眼睛,但丝毫不干扰他灵敏的嗅觉——

他嗅到了危险的味道。

视野逐渐明朗,心又战栗起来。眼前已经没有了那个少年。重新出现的,是那只黑龙!

他的双翼,他的骨刺,他庞大的身躯,完全遮挡住了月亮的清辉。

他仰天悲唳,唳声刺得姜维耳膜嗡嗡作响。姜维脑内一片空白,他不知道这只龙到底想要干什么,无来由的怒气让他措手不及。也许现下最明智的选择就是听天由命。

他看到空中的龙稍稍折起双翼,一个猛扎冲向自己。快要落地时,他却慢下速度,沉沉地落在地上。大地与心脏一个频率战栗着。

“你害怕吗。”

“你今日已经问过我这个问题了。”

“我问的是现在!”变回原形后,他的声音也变得狂暴了,加上怒气在喉,出口的话语几乎变成了咆哮。

姜维的神情晦明不定,经历过刚才的种种,他无法回答这个问题。龙对双方的再次沉默显然是不满意的,龙眸几近猩红。

“你看!现在天下一片漆黑,星辰只有这个时候才能被察觉到,但大多数生灵都已经安睡,这公平吗?”

姜维摇摇头。

“那在蚊虫叮扰时,你会把它打死吗?”

“会。”

“那你们会觉得自己不仁吗?不!你们最仁义!为了同伴的安危奸除邪恶!以自己的利益为根本审视着它者!就连天地,都是不仁的!

“那我们呢?何况,你们所列出的罪行中,我从未做,也未闻。”龙尾在身后抽打着。

“我们本就是萍水相逢,只一个巢的干系,你为何要对我说这么多?”

龙眸圆睁。他忽地不动,也陷入了思考。

“……果然凡愚……无聊至极!”

评论
热度(5)

© 错戟鸣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