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建议关注】
知其不可为而为之
我叫短短,学音乐的工科生
梦想是给自己喜欢的大家大力打call
坐标唯满侠

一个奇怪au的片段

“人们都说孔明殒身五丈原了,伯约你可信?”

“……您别说笑了。大诗人的殒身,是我亲眼所见。”

黄月英静静地笑了。她缓步走到阳光下,眼神低垂:“不,你漏看了很多东西。

“你知道当夜的星星闪烁了几次吗?又有几缕水雾凝成了雨露……抑或,邻家的兔妈妈生了几只小兔?”

“这……维不知。”

“我知道。但我只知道邻家的兔妈妈生了三只小兔。前两个问题,无人知晓。

“就像你不知新生的小兔,我不知孔明的殒身,而无人知道星星和水雾的变换,我们都无法准确地了解自身未知之事——我甚至可以告诉自己:孔明只是远游未归。因为我并没有见证他的离开。但骗不过自己的是,那……是事实。”黄月英的眼角亮闪闪的。她的眼睛一眨,光亮蜿蜒而下。姜维看去,像一片迎着深秋阳光的落叶的叶脉。

“但是,只要我一想到,五丈原的野草挟携着他的气息,微风混杂了他的声音之后,反而没那么难过了。”

笑意弥漫上她的脸庞。

“我总是看到孔明的影子与你重叠在一起。你们有同样赤诚的心。孩子,我们现在仍在野草的飘遥之上,在微风的吹拂之下过活,不是吗?他们的气息,滋润着我们的身躯,继而在之中沉淀安居。

“世间把我们带离襁褓,最后又指引我们归往故乡。能与它心意相通而寻得故乡的人,是异常罕见的。

“伯约,我们脚下的,不是征程,是归途。”

评论
热度(5)

© 错戟鸣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