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建议关注】
知其不可为而为之
我叫短短,学音乐的工科生
梦想是给自己喜欢的大家大力打call
坐标唯满侠

上一个奇怪AU片段的同款

“我在你的眼里看到了白云。”

“你不是没见过云朵吗?”

“直觉,作为龙的直觉告诉我。我知道那是风慵懒的蜷缩,是风悠久的遗骸。”

“不,那只是眼泪。现在你的眼里也住进了眼泪。白云是风的残骸,眼泪也是残骸,多重感情的残骸。我很庆幸致命的感情会钟情于我们这样平凡而庸俗的人。”

“……你可真是奇怪。人类都这么奇怪吗?”

“你是没见过人类,自然无法想象。你要是见到了人类在自己的国度里安居乐业,每个家庭和乐融融的景象,一定很心动。”不知不觉地,姜维脸上显露出自出游以来的第一次温柔,“那是多么仁爱的社会啊!就算在饥寒,在离散,甚至在面对死和运命的沉默时,人们也是怀着一个慷慨的心去面对的。在季汉,我的故乡,大诗人曾对我说——”

话语戛然而止。他不禁催促:“大诗人?他是谁?大诗人说什么啦?”

“大诗人他说……说……”

姜维垂下头,一字一字嚼碎了才慢慢吐出:“大诗人说,要想大陆安乐,必先要感化晋。而感化晋的首要是……”

姜维许久没有抬头。当他仰面止泪时,钟会已经消失了。他视野中唯一的生命消失了,黑色的尸骸又呕出一口触目静心的蓝。

评论

© 错戟鸣金 | Powered by LOFTER